利奥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奥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3 13:11: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瑞幸咖啡上市后的财报,2019年第二季度,瑞幸咖啡的营收为9.091亿元,净亏损6.813亿元;第三季度,瑞幸咖啡的营收为15.4亿元,净亏损为5.319元。两个季度的总营收约为24.5亿元。而瑞幸4月2日的公告称,公司二季度到四季度虚增22亿元交易额——虚增的交易额已经逼近两个季度的营收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以往美股造假的案例,瑞幸咖啡退市几已成定局。此外,瑞幸还将面对高额的诉讼赔偿,近日14家境外投资者起诉瑞幸咖啡案在中国香港开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消息一出,瑞幸股价当天出现暴跌。4月7日,纳斯达克停止了瑞幸咖啡的股票交易,要求瑞幸咖啡披露更多信息,在披露之前将维持停牌状态。5月15日,瑞幸咖啡收到纳斯达克的摘牌通知。瑞幸计划就此申请举行听证会,在听证会结果出炉前,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。听证会通常安排在提出请求的30至45天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华人律师刘龙珠告诉红星新闻,纳斯达克在摘牌信中要求瑞幸咖啡于4天内向SEC上交一份8-K文件(重大事件披露文件),并发布新闻稿。新闻稿内容必须包括:宣布该公司已收到来自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;接到摘牌通知的日期;公司未满足上市要求;以及公司的整改计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龙珠透露,自己已于4月13日代表股民在美国纽约联邦南区法院向瑞幸咖啡,包括前CEO钱治亚、CFO兼首席战略官Reinout Schakel在内的多位公司高管,以及摩根士丹利、瑞士信贷证券(美国)有限责任公司等相关投资机构提起集体诉讼,以“证券欺诈”为由要求进行赔偿,法院会议将于6月2日进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瑞幸对于纳斯达克听证会的决定不满,可以在15日内向纳斯达克交易所上诉和复审办公室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,或者美国联邦法院提起上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瑞幸于5月19日发布的新闻稿称已于15日收到了SEC书面摘牌通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刘龙珠表示,瑞幸咖啡造假金额之大、比例之高,他认为这说明很可能一开始就存在规划。“不是单纯的一些数据错误或某一部分造假,说明一开始就有细心规划的。更重要的是,瑞幸公司自己已经承认了造假。”他解释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31日,“浑水研究”发布了一份对瑞幸咖啡股票长达89页的报告。报告以11260小时的门店流量视频等证据为证,认为瑞幸咖啡在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,每店每日的销量至少夸大了69%和88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瑞幸一旦退市,意味着和解资金可能将减少,但对原告来说,这仍可能是一大笔钱。刘龙珠表示,瑞幸主动承认造假就意味着官司必输,因此诉讼95%的概率都会以和解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