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分28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9 20:50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为了节约住宿费,裹个睡袋直接在跳伞基地睡了是家常便饭的事。”Will继续说道,为了节约每次7美金的叠伞费用,很多人都会选择自己亲自做,“玩跳伞的人其实不像大家想的那么有钱,花费大手大脚的人其实很难看到。除了睡在跳伞基地,我们有时也会租一个房子,大家一起在里面打地铺来平摊费用。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更愿意把钱花在自己的爱好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年58岁的卡布加原本是个穷光蛋,依靠和总统的裙带关系,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成为卢旺达首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卡布加唯恐被煽动的胡图族人找不到砍刀,居然慷慨解囊,打制和进口了号称“足以武装2/3胡图族男人”的砍刀,无偿分发给胡图族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前比利时国王领地,卢旺达在独立前有胡图族和图西族两大族群,前者人口众多(占全国总人口比例80%以上),从事农耕,皮肤更黑;后者人口仅占总人口14%,从事畜牧,皮肤稍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Will正在空中进行高难度动作(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1994年11月8日通过的955号决议,联合国于1995年成立卢旺达特别刑事法庭(TPIR),起诉大屠杀的助推者和参与者,卡布加赫然在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如此,由于“绿松石一族”及其庇护者树大根深,加上法国政治圈普遍存在“殖民地宗主情结”,令卢旺达大屠杀这一页始终难以揭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布加是卢旺达胡图族人。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爆发时,他是煽动性“地下电台”——“卢旺达自由千山电台”(RTLM)的主要资助人之一,也是当年在离奇的“4·6空难”中死去的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的亲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ll介绍道,低空翼装的话离地面很近,开伞的高度也低了很多,“一般低空翼装会在峡谷飞一些线路,这样的话还要考虑更复杂的气流和地势,基本是不允许你犯错的,要非常有经验之后才能进行低空翼装的飞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国之间,纠葛甚多,卢旺达曾于2006年11月宣布和法国断交。